来自 养生 2019-09-15 20:46 的文章

震区伤员在我校附属第一医院享受“最高待遇”

    5月22日凌晨2:00,在白云机场守候了9个小时后,我校附属第一医院终于接到了第二批从震区转送过来的五位病人。为了给灾区病人最好的医疗环境,医院设置了一个“爱心病区”,专门用于接收从灾区来的病人,同时为每位病人配备一名专职医生,还调来了非常优秀的骨科护士。黄力院长说,我们要以最精英的医疗力量来治疗灾区的伤员,并用温馨的环境和亲人般的温暖去抚慰他们的心灵。胡军校长、陆大祥副校长、林如鹏校长助理也都前来探望,并安慰、鼓励伤员及家属。

儿陪母来粤突发病 家人至今下落不明

    58岁的叶再兰与31岁的徐田秀是母子,来自都江堰市浦阳镇。徐田秀本是作为家属陪叶再兰来广州治疗的,在飞机上突然昏厥,经影像学检查,他是因气管挫伤引起突发性呼吸困难,入院后,有意识模糊的症状,被紧急送入ICU(重症监护室)观察。叶再兰老人是右上肢骨折,经影像学检查后发现,还有右锁骨、肩胛骨骨折,她的老伴刘石康、媳妇孙新晓、孙子刘金贵至今下落不明,12岁的孙子当时在都江堰市浦阳镇金洪乡小学读书,媳妇孙新晓在浦阳镇的一个砖厂打工。

    老人说,地震时,她在家里,突然感觉地动山摇,一瞬间房子就倒了,她也被砸昏了,醒来后发现房子塌了,她好不容易才从废墟里爬出来。在屋外的儿子徐田秀,不知为何挫伤了气管却浑然不觉,直到在飞机上突然发病。

    第二批病人中还有42岁的孙跃琼、72岁的汤朝茂以及23岁的徐露,其中孙跃琼的伤情最严重,经诊断,她的腰1椎体骨折伴不全截瘫,下一步主要是进行康复治疗;汤朝茂的肋骨及右腿胫腓骨骨折,徐露的左耻骨联合骨折,经影像检查发现,还有肋骨骨折。

    由于孙跃琼的头发里有许多泥土,纠结成一团,我校附属第一医院特地找来理发师帮她理发,热心的理发师捧着鲜花、提着牛奶来到病房,让病人和医护人员都非常感动。

13岁男孩岳强病情严重

    20日18时26分,13岁的崇州男孩岳强是第一位被送抵我校附属第一医院的震区伤员。受到了暨南大学及医院的高度重视,胡军校长、蒋述卓书记参加了会诊,并做了“不惜一切代价”的指示。我校附属第一医院也专门组织了由骨科、ICU、神外、普外、麻醉、肾内、儿科、影像科、输血科等多科专家组成的医疗小组对小男孩岳强进行会诊,制定详细的治疗方案。经初步诊断,病人有失血性休克代偿期、双股骨头转子、股骨近端多发粉碎性骨折、右股骨髁骨折、骨盆粉碎骨折、双下肢挤压综合症等病症。专家组组长、骨科教授查振刚介绍说,小男孩右腿大量肌肉坏死,多处血管神经损伤,开放性伤口,大量骨块游离,损伤严重,是相当罕见的复合性外伤。

    岳强的内心非常恐慌,他下飞机后的第一句话是:“这里没有地震吧?”入院后,一直都说“肚子痛”、“腿痛”,很想睡觉又不敢睡,怕做噩梦。21日上午,心理科主任潘集阳已经为岳强做了全面的心理辅导,护士有空就陪他聊天,现在他的心情平静了许多,表现得十分坚强和乐观,非常配合治疗,还主动跟护士聊起了地震当时的情况。

    据岳强说,当同学们往外跑的时候,他本来是跑得最快的,可是在慌乱中不小心被同学绊倒,扭伤了脚,他挣扎着爬起来,尽力往外跑,可一瘸一拐地跑不动,他同班的好朋友见状便折回来搀扶着他一起走,当时他们身后的墙已经在倒塌,脚下的地板也在下陷,他赶紧推着好朋友说:“你快走,不要管我,不然我们两人都会没命的!”好朋友只好赶快跑出去了,当岳强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一块预制板掉下来压住了腰椎,他往前一扑,刚好压住了前面的一个女生,女生从他身下抽身而出,毫发未伤。全班就只有他一个人受伤。岳强后悔的是当时没有跳楼,他们的教室在二楼,他懊悔地说:“如果跳楼,我肯定没事。”

    当得知他是保护他的好朋友先跑而受伤,护士向他举起大拇指说:“你也是英雄呀!”岳强笑着说,长大后想做个医生,他现在非常担心自己以后不能走路。据医生介绍,岳强将要做10-14天的抗炎、支持疗法的治疗后才能进一步施行骨科整复手术,由于骨盆粉碎骨折、神经受损,他下身瘫痪的可能性非常大。为了安抚岳强的情绪,22日下午,暨南大学为岳强接来了母亲。

    21日下午,暨大附属小学三年级的张百合、韩裕戎、尹启宇精心挑选了20多本书籍,还从家里带上最爱喝的牛奶,送到了ICU重症监护室的岳强手里。当夜,一名骏景小学的学生也在妈妈的陪同下来到医院将她的200元利是及写上自己祝福的一本书交到岳强爸爸的手中。22日,暨南大学团委也发出了为在我校接受治疗的地震伤员捐款的《倡议书》,号召师生员工为这些伤员捐款,帮助他们战胜疾病、重建家园。

心理治疗全面介入 倾诉有利于缓解焦虑和恐惧

    心理治疗也是灾区病人治疗方案中的重要环节。据我校附属第一医院心理科医生徐伊介绍,这些灾区的病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心理问题,他们会非常害怕摇动,发噩梦,神经高度警觉,不停地出现灾难性的情景,这些都是创伤后应急障碍(PTSD)的症状。在急性期内对这些病人进行及早治疗,就会减少形成慢性病的可能,一般来说,经过治疗一个月内可以恢复,少部分会延至半年,甚至一年,主要通过心理辅导治疗,严重的还要用药物。

    徐医生说,大家都非常关心灾区的病人,热心的市民还会来看望他们,这些会给他们以极大的安慰和鼓励,有支持的作用,有些市民有些顾虑,不敢询问太多,怕唤起他们痛苦的记忆,但事实上,如果他们愿意倾诉,这些反而能够缓解他们的焦虑和恐惧。

    徐医生说灾区病人的心理问题不是短期内能够得到解决的,希望大家对灾区病人的关注不是一时的,心理医生也需要与病人建立长期的、恒定的联系。

文章来源: 皇冠体育 http://www.ksycd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