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养生 2019-09-28 23:11 的文章

“大国在成长中必须接受成长的烦恼”

    5月26日晚,由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办,学校文化素质教育办公室承办的岭南大讲坛·学术论坛第二十九期暨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第二十期在曾宪梓科学馆国际会议厅隆重举行。讲座邀请国务院汶川5.12大地震应急管理专家组成员、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助理胡百精博士谈“北京奥运与中国国家形象构造”。校党委书记蒋述卓教授主持讲座。省社科联李蒲弥副主席代表主办单位致辞。讲座吸引了300余名学生和多家媒体,南方网对此讲座进行了现场文字直播。

    胡百精博士以事实与价值二分法贯穿了整个讲座,语言优美流畅,内容丰富充实,从拉萨3.14事件到5.12大地震,从北京奥运到国家形象构造,介绍了“大国的成长”和“大国的烦恼”,并将所讲内容上升到了哲学的高度,引得满堂喝彩,“给予了大家丰盛的营养”。

“奥运给了我们一个让各种力量超越具体文明形态的契机”

    胡百精博士首先介绍了海外媒体存在的三个传播框架,即意识形态的偏见、利益的竞夺、人道主义与普适主义的框架。胡博士分析了从3.14事件到5.12地震以来海外媒体对我国评价与态度转变的原因,认为一方面是西方媒体“随着不同的公共事件的属性而采取不同的框架”,而我们又“对西方媒体的游戏规则不了解”,所以“不必太在意对我们的批评指责,也不必太放大其对我们的正面肯定”。面对西方媒体,心态上要“将其作为长期缔结关系的对话者”,在游戏规则层面,则要了解得“更丰富、更立体”。另一方面由于我国的媒体传播是“事实议题占主流地位,价值相对薄弱”,“只在事实层面输出议题,未在价值层面建构意义”。以奥运为例,“我们现在宣传更多的是道路的完善,食品的安检,或者奥运吉祥物等物的方面”,“缺少为奥运提供一个不可颠覆的意义”。“奥运给了我们一个让各种力量超越具体文明形态的契机”,要“从自己身上找问题”,形象塑造要“从事实导向转向价值导向”。

“让中国文化‘欲见得见,已见明朗’”

    胡博士向大家介绍了一项关于外部公众对国家形象认识重要性要素的调查,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文化要素、经济要素、社会要素,其中有近八成的人将文化要素排到第一位。他认为我国现在对外宣传更多的是经济方面,是“经济中国而不是文化中国”,指出“一国发展到特定阶段,国家形象要由‘硬’转‘软’”,要“从经济中国转向文化中国,这才符合一个大国的形象”。将国家形象塑造视为“一个对话的建构体”,认为“文化中国与国家形象主张三个相遇原则”,即“在传统文化与当代文化均衡中相遇;在生命初级体验地带相遇;在文化的核心层面相遇”。谈到国家形象与奥运关系时,强调要“以输出意义为主,而非以输出信息为主”,“输出意义比输出信息更重要”。他认为我们在信息输出方面已经很好了,对奥运要调整重心,要强调中国的文化,强调文化中国,“让中国文化‘欲见得见,已见明朗’”。

“要给民间更多的表达权利、资源和机会”

    胡百精博士认为国家形象构建对内要给予民众“一种价值的安全感”,他总结了汶川地震政府在传播方面的三个经验,即“快就是政治”、“生命意识放在第一位”以及“多元主体表达”。针对3.14事件中我国专家、社会精英“声音太小”,而由“政府单独支撑”应对西方媒体的情况,他强调社会多元主体获得表达空间的重要性,多元主体表达是“对内的社会结构的改造”,“要给民间更多的表达权利、资源和机会”。

    他还认为“政府单独承担国家形象的建设是不对的,要把权利交给民间”,要在民间“搭建话语平台”。指出在3.14事件及后来的圣火传递问题中,很多的知识精英站出来了,起了“协调社会情绪”的作用,所以日后“对精英的游说与公关应该成为国家形象构建中值得依托的主体”。

“回到人本身才能解决人的问题”

    “在事实层面的宣传方面,大众媒体发挥了主要作用,但是在价值层面的信任方面,大众媒体是脆弱的”,因为“真正的信任是在人际间建立的”。胡博士通过重庆“最牛钉子户”的例子说明“意义输出比信息输出更重要”,强调人比强调物更重要,但是我们的政府很多时候表达的是制度、文件,强调物,而公众关心的是人、尊严、情绪。认为“我们在物、事实、信息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但在人、价值、意义方面很薄弱”,应该要“回到人本身才能解决人的问题”。

    他指出中国可以输出的意义有:和谐、尊敬、道德等,“虽然很多是独有的,但在当下有普适的意义,如和谐”。并就我校校训中的“和而不同”进行了事实与价值两方面的阐释,“‘和’在价值,‘不同’在事实”。认为所有的国家形象建构也存在两个导向,即“事实层面的信息分享和价值层面的建立信任”。

“将对逝者的哀伤,对生者的关心与对奥运的期待结合起来”

    胡百精博士还向大家介绍了一项关于外国人对中国奥运能否给我们带来文化创新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被调查的外国人更多的态度是“说不清”。由此联想到我国奥运理念中虽然有人文奥运,但却是绿色奥运提的多,“人文奥运理念对外宣传得较少”。

    胡博士指出一国形象建设中内部的社会认同是非常重要的,而现在国内由于地震等事件,充满了很多“忧伤、沮丧和无力感”,但奥运是一个举世盛会,“不要把这种情绪带到奥运”,希望“每个人要走出一个纠缠,即对物质世界改造的强烈欲望”,去“点燃价值的灯火”,“将对逝者的哀伤,对生者的关心与对奥运的期待结合起来”,拥有一个“理性的、平和的、关心的心态”。

    最后在互动环节,同学们也表现了极大的热情,提出的问题得到了胡博士的肯定,他说:“暨大真是卧虎藏龙之地”。而胡博士的回答更是博得阵阵掌声。一位同学问到当年北京亚运会与现在将举行的奥运会经过这么长的时间跨度,中国的国家形象有了怎样的转变时,胡博士回答说:“语境有时比话语更重要”,当年中国的改革处于攻坚期,当时想“让中国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而现在是“让中国担当世界的责任,让世界信任中国”,认为“从走向到担当,从了解到信任”就是“明显的转变”,赢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

文章来源: 皇冠体育 http://www.ksycd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