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养生 2019-09-28 23:15 的文章

十五天:抗震救灾一线医务人员的非凡人生

    5月13日晚,接到立即奔赴四川抗震救灾的任务时,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骨科医生林永新和刘宁象往常收到紧急任务时一样,只跟家人打了个招呼,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便出发了。43岁的林永新是一名越南归侨,1991年毕业于暨大医学院;36岁的刘宁2003年毕业于暨南大学医学院。作为医生,紧急出发执行任务是非常平常的事,四川汶川的地震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能立即赶赴灾区为地震中受伤的人诊治伤痛,这是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医生的心愿。

    背着四五十斤的背囊攀爬悬崖,穿越“生死谷”;六天不刷牙、第七天吃上第一顿饭、十几天不洗澡不换衣服;背着药箱、翻山越岭救治村民;每天经历几十次余震;悄悄写下遗书揣在胸前……出发时他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半个月会是怎样艰险的一趟“生死旅程”。

    

穿越生死谷

    14日从成都到达都江堰后,医疗队迅即奔赴震中汶川县映秀镇。坐冲锋舟渡过岷江后,为了将药品能送进灾区,队员们只随身带了三天的干粮和四瓶水,四五十斤的行囊内几乎全是药品。到达道路完全堵塞的映秀镇还有3公里的“路”程,严格说来,还不能叫路,山体滑坡已经把路掩成了如同一个废墟,下面是波涛滚滚的岷江,当地人称之为“生死谷”,就在队员们到达时的前两天,已经有四人葬身在这乱石丛中或摔进奔腾滚滚的岷江里。路遇从映秀走出的村民,他们摇头说,你们不可能背负着这些药品到达映秀的。

    但队员们没有想过放弃,药品对受灾严重、交通堵塞的映秀来说,是救命药。他们踩着前人的脚印,一步步攀爬前行。第一支队有四个大药箱,队长和身强力壮的林永新一直把药箱背到映秀,其他队员轮换着背其他两个药箱。经过3个小时的跋涉,他们终于到达了映秀镇的漩口中学。

    刘宁说,在路上,他们看到了很多灾民,很少有孩子,其中有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人在路边哭得凄厉异常,经了解知道她的七位亲人都遇难了,只有她一人幸存,那一刻,他们深刻地感受到灾难带给灾民多么深重的苦难。穿越了生死谷,让他们体会到了责任之重,对个人生死已不会有过多考虑了。

    

救治病人

    15日中午12点赶到漩口中学扎营后,广东医疗队的队员们还可以听到废墟里面的呼救声,救援队争分夺秒地救援,这也让队员们增强了使命感,他们一刻也没有休息,立即投入工作中。

    17日晚,救援队在一处废墟中发现了一个36岁的男人在呼救,晚上没有灯,又有随时袭来的余震,救援队无法施救,医疗队队员给他喝了点水。第二天天一亮,救援队就开始施救,到下午2点多,终于把他救出来了,救出后,病人一息尚存,刘宁、林永新和同事们赶紧为他做急救,气管切开、吸痰、骨静脉穿刺,病人被压太久,外伤太多,他的手臂、腿上全是蛆虫,实施急救时,蛆虫在医生们的手上爬来爬去,医生没带口罩,一直坚持为他急救了半个多小时,但病人终究还是没能挺过来。后来发现,病人被压太久,胸腔已经塌陷了。林永新、刘宁及同事们看到他那么顽强的意志力和求生欲望却未能挺过最后一关,都非常难过。守候一旁的救援队员和群众看到医疗队倾尽全力救助伤员也非常感动。

女儿说:“有一种等待叫自豪”

    在都江堰时,刘宁给妻子发了一条短讯:“我们已到都江堰,下午徒步和坐快艇到汶川重灾区,下午没手机信息(号)了,勿念!照顾好你们自己,爱你!”林永新也给妻子报了平安。然而,到了映秀后,因通讯阻断,队员们四天四夜与家人、单位失去了联络。这96小时,是林永新、刘宁和同事们紧张、忙碌抢救伤员的96小时,然而,对于家人来说,却是一生中最漫长的96小时。

    13日晚出发时,刘宁的妻子丁纯青并没有想太多,但当丈夫在14日中午后失去联系时,她就有些焦虑了。她每天看电视、上网,看映秀镇的消息,但这些消息更增添了她的恐慌和忧虑,她说:“那时压力真的好大,每天精神恍惚,想着便忍不住流泪,要不是医院的领导和同事们给我关心和安慰,我真担心自己会挺不住。”

    林永新的妻子屈桂琴是蒙古归侨,原来在报社工作,和丁纯青一样,她通过报纸、网络、电视获得映秀镇的消息,但她更关注这些记者的名字,只要是相熟的记者或相熟记者的报社稿件,她便打电话,请他们帮助寻找有关广东医疗队的信息。林永新的母亲已经73岁高龄了,这位出生在越南的老人不识中文,只能每天盯着电视,看到灾区的灾情,更担心儿子的安危。林永新11岁的女儿芊芊每天都记日记,她的日记中满是期盼和担心,但更充满了骄傲,这位文采不凡的小姑娘写道:“有一种等待,叫自豪。”她说,我和妈妈每天象侦探一样,从报纸、网络、电视等一切可能的渠道搜寻老爸的信息,终于盼来了爸爸的消息,这一刻,我是多么自豪和骄傲!

    在广州,医生的妻子丁纯青、屈桂琴每天都通电话,互通信息,互相安慰和鼓励。在映秀,刘宁和林永新同睡一张连翻身都不易的小帐篷,生死与共。这两对家庭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刘宁和林永新说,他们没有时间也不想把灾区的真实情况告诉妻子和家人,失去联系时,也知道他们会担心,但灾情惨重、工作繁忙、通讯信号阻断,他们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17日晚的暴风雨之夜,对于广东医疗队的所有队员来说,都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接到指挥部的命令,要医疗队选调20位队员随部队急行军徒步挺进23公里之外的耿达乡。医疗队召开紧急会议,要队员自愿报名,经历了生死谷,大家深知路途之险,何况还获悉前一天就有几人在这条路上葬身于泥石流。林永新第一个报名,队员们回忆说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报名时说的五个字,坚毅而果敢:“我去,我命大!”此时,广东省医疗队的队员们已经连续4天没有吃饭了,他们每日工作20几个小时,精疲力竭,怎么可能再跟随部队急行军赶23公里的险途?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帐篷外电闪雷鸣,风雨大作。刘宁把自己仅有的三天干粮和水都放进了林永新的背包里,为了让林永新休息好,他在医疗救助站外待了一夜。而林永新却悄悄地在帐篷里写下了遗书,他说,那一刻的心情真是百感交集,无法用语言形容。幸运的是,第二天天气转好,指挥部决定抽调9名队员坐直升机赶赴耿达,林永新和其余8名队员于18日傍晚到达耿达,建立了第一个医疗点。驻扎耿达的8天里,他们共做手术16台,救治、转出重伤员12名,换药100多次,门诊治疗灾区群众1500多人次。

    林永新在大学时便是一名体育健将,曾参加过全国大运会并获奖,他在校内运动会上创下长跑、跳远等多项记录,有些至今无人能破。良好的身体素质、坚强的意志使他毅然接受挑战。

平生最好吃的一顿饭

    到达映秀后,因为道路不通,救灾物资运不进来,而岷江的水被泥石、山土等严重污染,医疗队仅靠着带来的干粮维持生存。他们六天没有刷牙、洗脸,刘宁说,每天早上起来我都不敢跟人说话,怕薰到别人。

    幽默的刘宁绘声绘色地讲起他们吃上第一顿饭和第一次洗脸、擦身时的情形。20日下午,医疗队看到部队的一个营房搬走,便连忙跑过去寻找一些他们剩下的东西,刘宁突然看到一个桶,打开一看,“东北大米!”刘宁兴冲冲地抱着米跑到医疗点,喊道:“兄弟们,看我找到了什么?”大家一看是米,医生和护士们都不顾一切地把刘宁抱起来,又笑又跳。从未做过饭的刘宁用一个大锅把饭煮熟了,虽然有点焦味,没什么菜,但大家都吃得很香,刘宁说:“那是平生最好吃的一顿饭。”

    还有一次,刘宁去战士的营房找水喝,发现他们正在吃饭,锅里有点面条,放着番茄,战士们热情地要他吃点,连吃了几天干粮的刘宁推辞了几句便不再客气了,他舀了一碗面猛吃起来,一旁害羞不肯吃的护士们看着他的馋样都乐了。

    22日,已经九天没有洗澡、洗脸的队员们发现了一处干净水源,刘宁和同事们走了3里路,经过一座摇摇欲坠的断桥,到了一处清澈的溪水旁,大家都乐坏了。刘宁兴奋地跳进了水里,发现水冰凉彻骨,第二天他的脚就开裂了。大家用冰冷的水擦洗了脸和身子。而此时在耿达的林永新和另外8名同事却没有水洗澡,他们把穿在身上的裤子洗干净膝盖一下的半截,就当换过裤子了。5月22日20:25分,屈桂琴接到丈夫林永新从耿达发来的短讯:“我在耿达乡,没有电,没有热水,听说(过)卧龙山野人吗?我就象,这是熊猫的故乡,环境挺美的。”

刘宁一线入党:一生中最激动的时刻

    经刘宁申请,24日晚,医疗队经过讨论,一致同意刘宁加入党组织。鉴于刘宁在抗震救灾一线中的突出表现,中组部决定批准刘宁在一线入党。25日上午,在余震不时袭来的漩口中学的操场上,刘宁在党旗下庄严宣誓,那一刻,不仅是刘宁一生中最激动的时刻,医疗队所有在场的医生都心潮澎湃。

    在灾区,他们经历了生死考验,看到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亲赴灾区,指挥救灾,看到人民子弟兵为了抢救人民而付出的艰辛和努力,他们更深刻地理解了中国共产党员这一神圣的身份所蕴含的深刻意义。每当国家遇到困难,每当人民陷入灾难,共产党员、人民子弟兵总是冲锋在前,舍生忘死,在这个时刻,共产党员的身份让他们无比自豪,这份誓言道出了他们的心声: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文章来源: 皇冠体育 http://www.ksycd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