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养生 2019-09-28 23:19 的文章

设计不应沦为资本的奴仆

    “最近持续的救灾报道彰显的不仅是国家的力量,军队的高效,更重要的是一种对人的生命的尊重,和对人的价值的深刻理解。这就是人文主义的成长,是民族觉悟的进步。”6月4日晚,广州美术学院李公明教授作客由学校文化素质教育办公室主办的“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向暨大师生畅谈他对“设计美学与人文精神”的点滴,为暨南园吹来艺术之风。

设计的“精神萎缩症”在蔓延

    “设计师远离政治、远离社会启蒙,而向权力和资本献媚的现象,在当下中国屡见不鲜。”李公明教授对设计领域的弊病一针见血。他指出,现在很多设计师在进行艺术设计时不考虑作品的存在方式、资本投入和利益分享问题,漠视设计的公众服务性。李教授对国内普遍的“政府大楼”现象进行了鲜明地批判和讽刺,“这些此起彼伏的政府大楼及广场工程、灯光工程、雕塑工程等大规模、高投入的公共环境工程,就是用纳税人的血汗钱为政府官员脸上贴金。而设计人员,也无视这种贫富的极端对比,无视长官意志和民怨沸腾的尖锐矛盾,反而用权力美学的设计理念去迎合、鼓动这些热衷政绩工程的官员。”于是宏大的建筑体量、极其开阔的空间、中轴对称的法则,复制出一个又一个鹤立鸡群的政府大院。

阶级整体性的美感在消失

    “翻看《中国工人阶级运动史》,我发现,80年前我们的工人阶级对自我使命和价值的认识,是相当清晰。然而,时至今日,农民工、底层劳动者却已经被所谓的主流化人群隔绝出社会运行的主体,久而久之,他们对自我的认同降到了最低点。”

    李公明教授对这种反人民性的美学价值取向忧心忡忡,并直言不讳地指出时尚美学通常是庸俗和浅薄的,而这种庸俗的美学更吞没了以劳动、正义、纯真为特征的美学。“以往人们崇尚军装,崇尚工人阶级,崇尚劳动;而现在,价值追求的终点却变成了老板、名车、权力。”这就意味着,农民和工人阶级的整体美感正在迅速消失。而当代设计应当履行的使命,就是要在一切压迫性的社会结构中为人们提供精神与物质形式的反抗与解脱。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中国当代设计不应沦为权力和资本的奴仆,而应振臂呼唤社会正义与公平。李教授坦言这是条长期而艰巨的路途,“但每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知识分子都应为此努力。”

文章来源: 皇冠体育 http://www.ksycdp.com